龍山縣關於皇倉中學軍訓事件的通報表明,他們已經失去了公正處理此事立場。龍山縣人武部是軍訓活動的組織方之一,是打人教官的指導者與派遣者,對該事件也有不可推卸的責任。但是,處理結果中看不出對人武部有關威剛記憶卡領導的問責。在這樣的情況下, 龍山縣人武部“已重新組織教官開展皇倉中學的軍訓工作”;絲毫不考慮該校師生的感受,不考慮社會觀感對他們的嚴重不適。從維護教育的崇高性、嚴肅性出發,從教育、愛護新任教官出發, 龍山縣都不應該如此倉促、草率地重新啟動軍訓工作。該事件的處理,亟需更高層級的有關部門介入。
  從龍山縣的通報來看,他們對涉事教官的處理,有一千個不情願,是迫於輿論壓力不得已而為之。事發時有關人員的行為舉動,是判別是非、責任的主要依據。龍山縣是這樣描述教官的行為的:“教官動作幅度較大,導致少數學生倒地或喊叫。”教官做出了什麼動作?不知道;有沒有觸及學生身體?從描述來看,沒有;沒有觸及身體,隔空而致對方倒地、喊叫,難道這些教官都得了王林王大師的真傳?教官這邊連“推搡”、“打”的行為都不曾發生過,學生這邊卻有四十多人送醫,龍山縣有關方面能解釋其中的道理嗎?過錯如此輕微,相比之下,“對2名帶隊的鄉鎮武裝部長實行停職,對公職身份的涉事教官暫停工作,對非公職身份的涉事教官取消軍訓教官資商務中心格”這些處理就太重了,太委屈了有關領導和教官了。
  不是說學生就沒有一點不對或不妥,他們對教官也缺乏起碼的尊重,可能本來就缺乏尊重的意識,另一方面這些教官自己也不尊重自己,更不尊重“教官”這一稱號。學生的缺點,正是需要教育者做工作的地方;正因為學生有缺點,才需要教育者的指導、糾正;這需要教育者具備責任心,超越個人恩怨,從育人的高度看待矛盾衝突,而不是以打群架的街頭混混心理看待校園衝突。其實教育者應該讓學生懂得:即使別人不自尊,也不是你不尊重他的理由;有的時候,他人可能缺乏受尊重的需求,但你永遠有尊重他人的需要。道理很簡單,尊重他人,是自尊的需要。從這個意義上說,這個班級的班主外接式硬碟任也是有一定的責任的。
  但是,學生的缺點和教師的不足,都不是教官行凶的理由。當地軍訓教官承擔了雙重身份,一方面是教員,一方面有公職身份,代表著公權力,他們只有嚴格要求自己的責任,沒有放縱暴力的理由和權力。但是,跟已經發生的事情相對照,“嚴格要求”之類的話說了跟沒說一樣。但是,如果這些話對人武部等領導機關也是白費唾沫,問ssd固態硬碟題就嚴重了。
  從龍山縣的通報和倉促重啟動軍訓來看,龍山縣並沒有認識到自己的失職,更不要說知道失職在哪裡,他們也基本沒有對教育工作的敬畏。新竹買屋不過這一點也不會妨礙他們日後拿出一個冠冕堂皇的、關於2014年龍山縣軍訓工作的總結報告來。從他們的事件通報看,不應該對他們的公文寫作水平有懷疑。
  (原標題:什麼是教官“動作幅度較大”)
創作者介紹

債務整合

gn25gnzwp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